18
2017
08

可以轻松点

  在百家号新开了一个内容系列,但是手头的资料都是影印本,古诗文打字真是太烦,下班打了一个小时,实在打不下去了,开始想捷径,想到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招聘打字员,就去加了好几个群,发消息:影印文件需要转换成文档,需要的加微信:***,个人业务,无套路,无押金,当然工资也没那么高,1000字/0.5元,马上可以开始。  消息发到好几个群里,不到一会儿,开始有人加微信咨询,看来现在以打字骗押金为业的真不少,好几个加完微信先问的就是要不要押金?我说不要押金,然后就问价格,我说1000字/0.5元,果然都嫌太
16
2017
08

宾馆 | 老老板娘

  天热,到处堵车,心情不好,进门就看到乱糟糟一片,三个沙发全堆满了洗干净叠好的毛巾、被套、床单,全是白色,白色确实是喜欢的颜色,但是肯定有很多脏东西在上面,当时心里想,嫩绿色白斑点的沙发套,倒是增加了几分明快的感觉。墙上挂着三个钟表,纽约、伦敦、北京,只有纽约时间在走。  大厅没有空调,只有老板娘身后的风扇在呼呼的吹,薄薄的衣衫掀起一层层细浪。老板娘五十来岁,戴个眼镜,棕色染发,没有烫,满脸的麻子,准确说是腮部,可那样子分明给人感觉满脸都是。  “有没有房间啊?”  “一个人?”  “是”  
14
2017
08

坚持写下去

  此刻我是坐在宾馆写这篇文字,外面是人来人往的小街道,大多说着我听不懂的吴语,空调在头顶嗡嗡作响,一个人住了太久的宾馆,深夜来临的时候,会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天下的宾馆但是相似的,但相似带不来熟悉,熟悉带不来温暖。  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认真写下一片文字了,之所以用“文字”,而不用“文章”,是自觉当不起。以前对文字有过太多幻想,幻想可以写出惊为天人的篇章,也对人许诺,可以写一部怎么样精彩的小说,更是对爱人夸下海口,要给她万字的情书,可是这些都没有实现。  前几天一个朋友说他终于拿到了腾讯的原创邀请
30
2017
07

酷夏不酷

  周日没有出门,在考虑总部来人接待的事,本来这些事也没什么需要太多思考的,但毕竟是第一次,也因为想把每一件事都做好的想法,具体到行程的没一个细节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  领导休假了,办事处只有两个人在,感觉轻松了很多,这倒不是说他在的时候有多不轻松,只是不适应他那一套生活习惯,至少大热天客厅的空调可以开开的。  买了《PMBOK指南》,接下来要好好读透,具体什么时候报名考试还没有想好,但是这本书,即使不用来考试,也是一本非常不错的自我提升类书籍。
15
2017
07

酷夏

   房间没有空调,电风扇开着作用有限,闷热异常,身上始终黏糊糊的。虽然不乐意住宾馆,但想到宾馆的空调,觉得夏天住宾馆也是很爽的事。
02
2017
07

半年記

  時光如流水,歲月如落花,也衹有開頭來這麽一句,才顯得出作者對歲月流逝的無可奈何。  年初的時候在考慮換工作,但是各種瑣事纏繞,加之家裏人反對,所以作罷,但是導致的的情況是對目前的工作越來越提不起精神。想換工作的原因基於這麽幾點原因:工作興趣與前景,工作報酬,工作與生活的平衡,組建家庭后的責任。
29
2017
05

订婚的日子

   今日与小朱订婚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17
2017
05

玉泉观题诗

天水 玉泉观 题诗 
11
2017
05

黑猫

2017.5.1,家里的黑猫,一只不认生的猫!
11
2017
05

母校

2017.5.2,过母校秦安二中